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搜索:
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新闻
资讯中心    
 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政策法规
 专家观点
网站搜索    
   行业新闻  
2018年创投圈风起云涌:盘点你必须知道的十大关键词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8/12/21 13:41:23   阅读:39次 来源:

        还有一个星期,就要和2018年说再见了。这一年对于创投圈而言并不平静,小编总结了以下十大关键词,一起回顾过去的2018。

        一、募资困难

        从2018年初开始,行业内便出现“募资难”的论调,尤其是中小机构更为明显,但很快市场环境的急剧变化,老牌投资机构也受到一定影响,不断有业内大佬发声,称遇到了从业以来最难熬的一年。

        清科私募通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共新募集2,098支基金,已募集完成基金规模共计5,839.26亿元人民币,前三季度股权投资市场仍然呈现较明显的募资难问题,尤其是对中小机构及新机构,募资总金额同比下滑57.1%。第三季度中,尽管资金端收紧趋势延续,但大额基金募资频现,市场“二八”效应显著,投资人更加倾向于选择具有品牌优势和行业积累的头部机构。

        二、创投税收牵动业内神经

        今年8月底创投圈传出消息称,部分创投机构旗下基金接到税务部门通知,需补交此前所得税,最高税率为35%,数额可能高达数亿元,天津为首发地。消息一出震惊了整个创投界,随后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大讨论。

        9月6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决定保持地方已实施的创投基金税收支持政策稳定,由有关部门结合修订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按照不溯及既往、确保总体税负不增的原则,抓紧完善进一步支持创投基金发展的税收政策。

         12月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进一步落实回应了9月6日的会议内容,提出新的针对创投企业的税收核算方式,指出从明年1月1日起,对依法备案的创投企业,可选择按单一投资基金核算,其个人合伙人从该基金取得的股权转让和股息红利所得,按20%税率缴纳个人所得税;或选择按创投企业年度所得整体核算,其个人合伙人从企业所得,按5%—35%超额累进税率计算个人所得税。同时再次明确将加大对创业创新支持力度,使创投企业个人合伙人税负有所下降、只减不增。业内期盼具体细则尽快出台,能够真正落实降税减负。

         三、“双创”升级版意见出台

        9月26日,国务院印发《关于推动创新创业高质量发展打造“双创”升级版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于创投界而言可谓振奋人心,也为一度进入沉静期的创投圈感受到了丝丝暖意。

        业内普遍认为此次《意见》是2015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时隔三年后的政策“升级版”。近年来,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持续向更大范围、更高层次和更深程度推进,创新创业与经济社会发展深度融合,对推动新旧动能转换和经济结构升级、扩大就业和改善民生、实现机会公平和社会纵向流动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促进经济增长提供了有力支撑,在此背景下,双创“升级版”的推出,无疑具有重要意义。

        而关于设立科技信贷专营事业部、创业投资基金税负原则不增、加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允许实行“同股不同权”治理结构、支持尚未盈利的创新企业上市、上新三板、鼓励天使投资,壮大天使投资人群体、“互联网+”等新业态监管等细则都是重点关注内容。

         四、创投基金备案难

         7月阜兴私募爆雷、几家私募实际控制人失联等事件的爆发,以及近年来不少以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形式注册备案的P2P跑路、倒闭,使银行对私募基金尤其是私募股权基金的账户托管持谨慎态度。阜兴事件发生后,中国基金业协会多次发声,托管行负有保全基金财产的责任。中国基金业协会同时指出,基金备案的前置条件之一是须出具托管银行的意见函。此后,中国银行业协会便以暂停基金托管业务和提高托管门槛来应对。

       创投基金注册难的问题造成很多业务上的障碍,业内呼吁监管不能搞一刀切,对于打着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名义骗钱的公司应该处以重罚,而真正做投资的机构设置白名单管理。

        五、科创板重磅推出

        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发表主旨演讲时表示,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支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不断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

       对于创投界而言,科创板的推出是极大的利好,释放了一种积极的市场信号,从退出的角度来看又多了新的渠道,而业界普遍预期具体的落地细则将会很快推出。未来会极大的带动市场资金向新兴高科技产业初创公司的流入,尤其对于人民币基金而言,有了退出的渠道,能放开手投资未盈利的高科技上市公司。

        据接近科创板制度设计人士透露,登陆科创板指标初稿出炉,主要有5大类指标,行业属性和业绩是硬指标。

        对于行业属性定义非常明确:符合国家战略,掌握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高。属于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软件和集成电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新材料、新能源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

        业绩方面,符合下面3个条件之一:1、连续2年盈利且合计净利润超过5000万元,或最近一年盈利,收入超过2亿元;2、最近一年营收超过2亿元,且最近三年研发投入占收入比重超过10% ;3、市值超过20亿元,最近一年营收超过3亿元。

        六、创投基金退出难

        今年以来国内IPO审核越来越严格,尤其是创业板中小板的上市门槛实际标准相较以往提高了很多,每家机构尤其是人民币基金面临退出渠道越来越少,条件越来越苛刻的现状,赴港上市成为重要选择。而且,伴随着大面积新股破发,创投机构在收益率上明显不及往年。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12月初,国内的大型人民币创投机构今年以来的业绩不甚理想。比如去年表现亮眼的深创投有20家项目均在境内IPO,今年截至12月初有6家IPO,其中,境内5家,境外1家。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创业投资作为一种财务投资活动,从满足投资者财务回报要求考虑,基金必须适时退出,进而实现“投资-退出-再投资”的良性循环。因此,拓宽投资退出通道至关重要,科创板或许能带来一些新的希望。

        七、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

        今年以来一级市场资金募集增速放缓,但“资本寒冬”的影响尚未完全波及投资端, 一级市场“热钱”增速明显高于投资案例增速,资本追逐热点导致少数未上市的明星企业估值吸金能力增强,整个一级市场的估值水平亦随之水涨船高。相比一级市场的火爆,二级市场的表现“暗淡”不少。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面粉贵于面包的现象开始增多。

        今年年初至三季度,共有21家估值超过10亿美金的公司于各大交易所上市,这些公司中有10家上市后跌破发行价,形势较为严峻,比如小米等公司。主要原因在于很多公司发展壮大融资需求迫切,这往往拉高了公司在一级市场估值,当公司业绩在二级市场上市后不及预期、难以支撑高估值后,二级市场投资者、一级市场较后轮的投资者会蒙受公司业绩不及预期带来的股价下跌的损失。

       此外,一些估值很高的企业往往业务类型可替代性强,没有核心技术导致护城河低,或业务模式不被广泛认同,一级市场估值过高,导致二级市场上市时出现估值泡沫,从而出现破发。

        八、S基金兴起

        在募资难的大环境下,风险投资整个行业陷入低潮,在此背景下,很多“聪明人”将希望寄托于S基金。“份额转让”国际上称Secondary,是指已经成立的私募股权基金,因为各种原因现有LP需要中途退出,由新投资者承接他的份额,从实质上来讲,S基金相当于私募股权的二次转让。

       过去10年里,中国VC/PE市场大爆发,折叠在其中的资金总量之大超乎想象。随着2018年经济迎来下行周期,这个庞大的VC/PE泡沫开始破碎,再加上众多基金期限已到,大量LP着急地排着队等退出。于是,S基金迅速成为了被寄予厚望的“救星”。 更多GP也愿意寻找除IPO、并购之外的更多退出通道,中国私募股权二级市场正式进入主流视野,S基金也从少量机构“圈地”过渡到众多投资人关注。

        九、独角兽掀起赴港上市潮

        港交所今年初推出的一系列上市新政,吸引了众多内地新经济独角兽公司赴港上市,诸如小米、美团点评、平安好医生、猫眼娱乐、找钢网等公司都相继在香港挂牌。但由于两地市场的估值差异形成的股价压力,造成独角兽破发潮的尴尬局面,若市场未来还是力压新经济企业的IPO定价,国内创投基金的亏损会扩大。

        十、共享经济熄火

        从共享单车开始,共享经济的浪潮一度在中国大地卷起了资本的狂热,2017年,共享经济领域融资额约2160亿元,同比增长25.7%,而这一切在2018戛然而止。

        2018年4月,美团宣布收购摩拜,以此为转折点,共享单车行业大战宣告结束,共享经济也从此走向下坡路。ofo不断爆出资金链断裂,押金退还难等问题,资本逃离从单车向其他共享行业蔓延开来。此前仅仅ofo和摩拜两家公司囊括了国内一线投资机构,阿里、腾讯、金沙江、红杉资本、携程、滴滴等纷纷入局。

       共享充电宝在2018年已经听不到融资的声音,多数倒闭的企业存活时间不过半年。存活下来的企业中,仅剩小电、来电、怪兽充电、街电四家实力较强。

       尽管资本此前催熟了火爆的共享经济,但很多产品并没有对应的消费需求和消费场景,一旦看不到盈利的预期,烧完钱之后找不到接盘者,必然考虑退出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