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搜索:
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新闻
资讯中心    
 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政策法规
 专家观点
网站搜索    
   行业新闻  
揭秘深圳市天使母基金:成立8个月,承诺出资19.6亿元,投向16家GP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8/11/19 9:29:34   阅读:34次 来源:投资界

        成立8个月后,深圳天使母基金再次“搅动”创投圈。

        11月16日消息,由深投控和深创投主办,深圳市天使母基金管理公司承办的2018年深圳市天使母基金签约暨子基金投资项目路演会在深圳五洲宾馆举行。

        备受关注的是,深圳市天使母基金分别与青松基金、基石资本、澳银资本、松禾成长、数字中国、中金前海、同威资本、创享投资等8家子基金进行了现场签约,8家子基金总规模26亿元,天使母基金承诺出资约10.4亿元。

        至此,揭牌8个月的深圳天使母基金成绩单出炉:投委会累计审核通过了16家投资机构的申请材料,涉及子基金总规模49亿元,其中天使母基金承诺出资19.6亿元。

        天使母基金:承诺出资19.6亿元,投向16家GP

        资料显示,深圳市天使母基金由深圳市引导基金出资,由深投控和深创投共同发起设立,按照“专业化、市场化”的方式对天使母基金进行运营管理。首期规模为50亿元人民币,计划3年内完成投资。

        2018年3月,天使母基金正式揭牌成立,当时天使母基金分别与ARM公司、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力合科创集团、南方科技大学、英诺天使、清科创投、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数字中国、前海科创投、和达资本等首批子基金管理机构代表签约。

        时隔8个月,天使母基金再次与子基金管理机构公开签约。在11月16日的签约仪式上,深圳市天使母基金分别与青松基金、澳银资本、松禾成长、数字中国、中金前海、同威资本、创享投资等8家子基金进行了现场签约,8家子基金总规模26亿元,天使母基金承诺出资约10.4亿元。

        迄今为止,天使母基金主动接洽创投机构近150家,已递交申请材料的创投机构55家,其中已开展审核和尽调22家;申请材料通过投决会16家,涉及子基金总规模49亿元,天使母基金承诺出资19.6亿元。

        放眼国内,目前大多数的投资机构都面临着募资困难期,而天使投资在整个投资链条中更是比较艰难的一个环节。

       据悉,青松基金今年11月刚成立的新基金“智慧基金”获得了深圳天使母基金的投资。作为现场机构的代表,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刘晓松表示,早期投资对于全世界新兴产业的发展而言非常重要。目前世界上最伟大的公司,比如谷歌、Facebook、苹果、微软,BAT,他们都是拿了天使投资后发展起来的。

         而松禾资本创始合伙人厉伟表示,在政府引导基金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这两年,因为其国有资本的特性,很多地方政府不愿、不能或者不敢参与早期项目。而深圳市能够拿出这样的魄力、这么大手笔地支持种子期的项目,再次展现了深圳“敢为天下先”的城市精神。

        见证了深圳崛起历程,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感慨,深圳是创新的沃土,诞生了华为、腾讯等一批高科技伟大企业,培育了一批创新创业的人才,具有浓厚的创业文化和创业氛围,可谓是全球唯一可能比肩硅谷的地区。

        三大优势拿钱需要知道这些门槛

        事实上,目前国内也开始出现地方政府出资培育天使投资。而与国内其他同行相比,背后拥有深投控和深创投两大股东的深圳天使母基金具有明显的优势:

        一是其资金规模是目前国内最大的政府引导性质的天使母基金;二是对子基金的出资比例高达40%,高于国内其他政府引导基金出资比例上限;三是对符合条件的子基金将全部超额收益让渡给子基金管理机构及其他出资人。

        值得一提的是超额收益全部让渡。深圳市天使母基金总经理姚小雄曾表示,深圳市天使母基金与子基金共同承担风险,但在收益部分,天使母基金只要保持本金回来就行了,超额收益全额让渡,这种让利的力度在国内前所未有。

        眼下正值募资寒冬,深圳天使母基金备受GP关注。此前,天使母基金董事长姚飞曾表示,天使母基金定位为“高起点、国际化、专业化”的原则,将遴选全球及全国领先的天使投资机构、创投机构。

        但具体的门槛如何?投资界拿到的一份《深圳市天使投资引导基金申报指南》显示,无论境内还是境外机构都可以申请,但对于子基金管理机构,天使母基金提出了一些要求,具体如下:

        (一) 管理资质:子基金管理机构须在深圳市工商管理部门注册,实缴资本不低于1000万元人民币,且必须在天使母基金实际出资前取得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相关登记备案资质。

        (二) 管理团队:子基金管理机构需配备专属且稳定的管理团队,至少有3名具备3年以上早期项目投资经验或相关行业经验的高级管理人员;管理团队主要成员无受过行政主管机关或司法机关处罚的不良记录。

        (三)投资能力:子基金管理机构须至少满足下列条件之一:

        1.子基金管理机构或其主要股东(公司制)、普通合伙人(合伙制)或3名以上管理团队主要成员以骨干身份共同累计管理天使投资基金规模不低于1亿元,且有3个以上成功投资的案例;

        2.子基金管理机构或其主要股东(公司制)、普通合伙人(合伙制)或3名以上管理团队主要成员以骨干身份共同累计管理创业投资基金规模不低于5亿元,且有3个以上成功投资的案例。

       至于募资能力,申请新设子基金的,子基金申请人在提交基金申报方案时,须至少已经募集到拟设立子基金总规模的30%资金(不含天使母基金出资部分),并提供拟出资人的出资承诺函、出资能力证明等材料。

        深圳,见证中国本土创投20年历史

        放眼国内超一线城市中,深圳无疑最具有草根气质。而对于创投圈来说,深圳更是一片充满梦想与光荣的土地。过去20年,深圳见证了中国本土创投的奋斗历程,那些如今叱咤中国创投圈的大佬,都是从这座城市开始了打拼的人生。

        1990年底,上海、深圳两大证券交易所相继成立,中国资本市场大幕正式开启。也就在此时,南开大学硕士毕业的郑伟鹤来到深圳,他的第一份工作便是在深交所上市部。

        “刚到深圳的时候,为了完成原始积累,无论夏天有多热,我都不愿买空调,早上洗个澡就很爽了,上下班都尽量骑自行车。”郑伟鹤曾回忆说。后来,在他的亲自操刀下,同创伟业——中国第一家合伙制PE诞生。

        35岁那年,陈玮孤身一人南下深圳,加入深创投开始投资生涯。到了2006年8月,世界杯期间,陈玮和几位深创投兄弟在深圳华侨城谛诺山下、雁栖湖边的一间酒吧喝酒看球,畅想未来的投资人生。一个月后,陈玮创立东方富海,成为国内最早一批民营背景的PE机构。

        2000年,达晨创投在深圳成立,两年后肖冰加入。那是本土创投最艰难的时候,肖冰曾回忆,那时候,没人、没钱、没退出机制,最难的时候,发工资都成问题,投资团队已经走得七零八落。在深圳,肖冰开始了自己的投资生涯——当时,他每天带着助理,开着一辆二手车,在深圳科技园“扫街”找项目.....这样的奋斗故事还有很多很多。

        而正是这一群活跃在深圳的投资人,默默缔造了中国本土创投过去20年波澜壮阔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