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搜索:
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新闻
资讯中心    
 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政策法规
 专家观点
网站搜索    
   行业新闻  
募资寒冬之下,这些投资机构选择“现金为王”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8/8/24 9:14:50   阅读:246次 来源:经济观察报

        韩丹离开这场GPLP对接会一直跺脚,会议主办方说好要来的LP没有来,现场的LP她都曾接触过,“不给钱的主再谈也不可能”,她不知道晚上如何给老板打电话,想了想明天当面汇报吧。韩丹是一家知名投资机构的融资经理。

        她对记者称,去年自己还帮公司融到几千万,今年一分钱都没有,太难了,她重复了多次“太难了”。

        东方富海董事长陈玮称,入行创投19年,现在是最难时刻。其中一点就是募资难。不久之前,东方富海刚刚募完40亿,原来募资一般平均3个月,最长5个月,这次募资用了13个月。他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中国的募资难不仅仅是做股权投资公司难,所有的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都存在募资难的问题,这在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可能是一个阶段性的问题。

        当然,即便是募资寒冬,还是有诸多机构融到资,如深创投、高特佳、梅花创投、新东方教育文化产业基金等,除了这些名声在外的机构,也有如光大基金、光点基金、盈科资本、中创工信等细分行业基金拿到融资,这轮募资寒冬下,有子弹的机构才可以在价格低谷抢到好项目,这也意味着,机构洗牌期到来。

        尽管目前募投管退都集中在少数几个合伙人身上,但募资开始变得日益专业化是公认的趋势。

        募资战役

        韩丹几乎认识市场上所有的LP,最起码都有名片或者微信。

        募资这场战役从年初就开始。她向去年给过钱的LP讲述今年的储备项目,LP都委婉地说“再看看”,言下之意就是拒绝。

        她给记者看了与LP的微信聊天记录,她在大段讲述自己基金的优势时,有人甚至回复几个字,或者不回复。

        韩丹说摸了大半年,发现很多LP也没钱,其中不乏有名的母基金。其中有一位上市公司董事长,质押率已在90%以上,股价跌跌不休下,自己的钱都用于周转和补仓,已经无暇顾及股权投资。

        实控人及大股东因股权质押最终导致被平仓,正在成为上半年A股市场关键词。上市公司不断出现大股东有被平仓风险的公告。一位上市公司董秘对记者称,大股东忙着找钱缓解质押压力,这几乎是他生活的重心。

        韩丹是从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跳到这家投资机构,她手中积攒了大量高净值客户,朋友圈都是中小企业家、私营矿主、房地产商、上市公司高等,看着微信加满的五千人,募不到资的焦虑让她又多喝了两杯。

        陈玮向记者解释了募资难的原因,他说,第一个原因是中国目前的LP的结构主要还是民营企业和个人,这轮经济下滑对他们影响很大,这些人资金紧张。第二是资本市场的现况是退出比较困难,收益率在降低。换句话说,很多LP可能几年前投的资金,到现在本金还没有收回来或者收益率很低,大家觉得这个行业不足以吸引民间的LP。第三个是中国目前还没有形成真正的LP市场,特别是机构的长线LP市场,所以这也是造成募资难的一个主要的原因。

        IPO的减速同样也是排名靠前的影响因素之一。2018上半年共118家企业上会,远低于2017年同期275家,通过率维持在不到50%的低水平,不时出现高否决率。2018年1月23日,发审委否决了7家过会公司中的6家,创下单日最高否决记录。这让投资机构的退出变得困难。

        他进一步解释,当然第三个原因实际上套着一个客观环境,就是中国机构LP,特别是以银行、保险公司或者国有企业、政府为主的这种主力军,还没有在政策上得到真正的鼓励,还没有开始大面积进入这个行业。所以这个行业这样的一个特点,由于LP的散户化,或者LP的过于民营化,让基金的投资期限很短,就是造成了GP在投资上的策略相对短视,所以这个可能对国家的和民营企业的发展的自主创新,看长线的这样一个机制没有得到一个有效的发挥。

        光点资本合伙人柴培章对记者称,资管新规导致银行的资金无法进入股权投资市场,政府去杠杆导致政府引导基金大幅度缩水及出资困难,民营企业效益降低从而影响传统高净值人群的投资意愿三重因素。

        资管新规中提到消除多层嵌套和通道业务,对产品分级进行了严格限制,明确了四种不能分级的情形,严格限制杠杆率,并同时禁止为优先级提供保本保收益的安排。这对大部分私募而言,选择银行托管、券商PB是成本更低的选择。另外,净值化产品如何宣传,尤其是股权类和其他类私募基金否能有预期收益率,还存在一定的疑问,这些将对资金募集产生一定的影响。

        整个金融行业,最有钱的主体当属银行。无论是拥有相关背景的GP直接从银行募资,或者LP从银行募资配置到GP,或者通过相关产品组合依托银行销售,在政策强监管、重调控之下,都已基本堵死。

        已成功发行了两只10亿规模基金,并完成了首期募集的盈科资本高级合伙人李兵称,市场的负面信息太多比如说P 2 P暴雷、私募备案难等对高净值客户投股权也有信心上的影响。

        怎么募、向谁募

        在此轮募资中,光点资本合伙人符正更重视高净值人群的力量。目前光点资本的存续期为八年,他称国际股权基金的存续期一般为10年,国内的高净值LP能够接受这么长的存续期,这件事在五年前是不存在的。

        除了政府引导基金,符正发现今年的LP也有年轻化的趋势,80、90后的人群,越来越倾向依赖专业的投资基金,配置股权资产。这些人大多是中小企业老板、家族基金、富二代等,他们对资金的掌控权越来越大。

        专注于科技消费、文旅娱乐等新经济产业投资机会的光华基金,这期LP不乏政府产业基金、知名上市公司等,光华基金董事长林战同时是浙商总会影视文化娱乐委员会主席,并曾在相关部门及中央媒体单位长期负责产业规划及政策研究,这也是他能拿到战略性资金的重要原因。他对记者称,LP会投认可的GP,认可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建立起来的,LP会对基金管理人有长期的观察,就像GP考察项目一样严格,对管理人、团队、投资策略方法、项目都有高要求。

        陈玮希望社保基金、养老基金、保险资金等长线资金入场股权投资的资金池,因为这是长线的钱,可以忍受更长的投资期和退出期,同时要求回报率相对稳定,可以更好促进市场发展。

        李兵对记者称,有些LP资金是投机的,他们有钱也不敢拿,所以在募资过程中,辨别LP的钱也很重要。最需要的先想清楚在整体资金池中,如何去配比LP、优化这种资金结构。比如说第三方财富公司的钱比较充裕,但如果全部用第三方的钱,一是募资成本高,二是快钱对项目不利。

        当被问到平均多长时间或者接触几次才会谈成一个LP,李兵称不太确定,有很快的、也有周期比较长的,主要是看双方是否契合。

        中国创投融资部副总经理岳光华对记者称,募资还是要看项目,项目好就相对容易募到资金,对GP能力的考核越来越高。

        下一个机会

        募资难也带来了机会。

        进入到五六月份时,天图投资CEO冯卫东发现市场上有些拿到钱的创业公司,付出的代价是比最初提出的估值折让30%,近期可能更多,抢得比较厉害的一口价的头部项目依然存在,但相比较之下有所减少。“寒冬对整个创业来说其实是好事。”冯卫东说,当资金紧缺,跟风创业的也就少了,资本会更谨慎地考察商业模式和团队,整个创业的效率也将会提高。天图投资在七月底完成了50亿人民币PE基金的募资。

        在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看来,这个时期抓住机会主要靠两点:个人的敏感性和资源。“在资源中最重要的就是资金。”俞敏洪坦言,新东方过去一直在教育领域进行投资,希望借助教育领域的生态圈和产业链,改变中国的教育模式和教育方法。但新东方的资金和力量是不够的,必须让更多的人参与到对教育领域的发展和投入上,于是就有了现在的新东方教育文化产业基金。

        近期,新东方教育文化产业基金完成首期人民币基金规模为15亿。出资人包括中信信托、中国工商银行、张家港产业资本中心、诺亚财富、前程无忧、尚德教育、高顿财经等机构和企业。

        梅花创投今年在四个月时间内募资到了规模为5亿人民币的梅花成长一期基金,LP有母基金、高净值个人,主要投A轮以后的项目。吴世春对记者表示,募资寒冬下,对投资也有影响,他对项目的现金流、竞争力等要求更高,如果企业的现金流撑不过15个月就很危险。同时他也称,这也是个去泡沫的阶段,在这个阶段去投资真正优质的标的是比较划算的,会给机构带来一轮新的发展机会。

        陈玮对记者称,募资难肯定是这个行业发展近几年的一个长期的态势,但现在资产价格下跌,现在市场机构少了、争项目的人少了,好项目慢慢也浮现出来了,而且一级市场的价格也在下跌。从这个角度上讲,更应该加大投资。“从我们的既往经验来看,每次在股市特别好的时候,做的投资可能获得的收益都没有太好,在股市特别低迷的时候,做的投资,最后都获得了一个相对好的回报。”

        新东方计划于9月开始着手成立平行美元基金,第一期美元基金整体规模预计与人民币基金体量相当,投资策略方向基本一致,仍然聚焦中国市场,也会承载海外优秀项目的投资事务。此外,新东方也在规划PE并购基金,主要考虑整合教育垂直领域的持续性机会。

        在新的募资环境下,尽管目前募投管退都集中在少数几个合伙人身上,但多位采访对象提到募资专业化的趋势,设立专门的募资团队,让募资和投资分开,会让投资机构更专业地成长。